快捷搜索:

《万道龙皇》。

《万道龙皇》

主角:陆鸣

简介:少年陆鸣,血脉被夺,沦为废人,受尽辱没。幸得至尊神殿,更生无上血脉,从此脚踏天才,一起逆袭,踏上热血辉煌之路。 噬无尽生灵,融诸天血脉,跨千山万水,闯九天十地,败尽世界豪杰,修战龙真诀,成绩万道龙皇。...

夕阳西下,霞光漫天。

风火城外,翠云峰上,有一张石桌,桌旁,有石凳,一对少年男女互相依偎。

少年身材偏瘦,表情略显苍白,脸庞清秀。

少女一席洁白长裙,肌肤如玉,相貌绝美。

少女脑袋靠在少年的肩膀上,在夕阳的照射下,好像一对仙人眷侣。

“瑶儿,真盼望能一辈子如斯!”少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脸,轻轻说道。

“鸣哥哥,当然可以了,我们可是说过要平生一世在一路的。”

少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脸。

少年名为陆鸣,少女名为陆瑶。

看着陆瑶脸上的笑脸,陆鸣眼神更是和顺,握住陆瑶荏弱无骨的玉手,道:“瑶儿,我虽然筋脉堵塞,不能凝练真气,但只要我能觉醒血脉,到时长老院就会购买妙药,为我疏浚经脉,那我就可以修炼了。”

“我必然会成为一个武道强者,守护你平生一世的。”

“感谢鸣哥哥。”

陆瑶眼中露出冲动之色,又道:“鸣哥哥,曾经真的有测脉者测过,你遗传了你父亲的血脉吗?”

“是啊,瑶儿,以是将来你的汉子,必然会是一个强者。”陆鸣脸上露出自大的笑脸。

陆瑶微微一笑,端起石桌上的羽觞,羽觞中,是闻名的血舌兰花酒,披发出淡淡的幽喷鼻。

陆瑶闪电般的在陆鸣的脸上亲了一口,表情羞红,端起羽觞道:“鸣哥哥,来,瑶儿赏你的。”

陆鸣接过羽觞,道:“瑶儿,你天天都请我喝一杯血舌兰花酒,我真的很谢谢有你陪在我身边。”

言罢,端起羽觞,一饮而尽。

酒喷鼻在舌尖环绕的,陆鸣的心就像是酒喷鼻一样甜蜜,但下一刻,他感到有些天旋地转起来。

“瑶儿,我怎么有点晕?你这酒...”

陆鸣扶着石桌,看向陆瑶,但此时,他发明陆瑶的表情有点冷。

“哈哈哈,陆鸣,瑶儿陪你三年,无非便是养脉,现在时期已到,把你的血脉供献出来吧?”

此时,一其中年须眉从一旁呈现,是陆瑶的父亲。

轰隆隆!

好像晴天霹雳,在陆鸣脑海中炸响。

“瑶儿!”

陆鸣弗成置信的看向陆瑶,但陆瑶眼中尽是冷酷。

“为什么?我那么爱你!”

陆瑶冷酷的眼神,像是一把把尖刀,刺进陆鸣的心中,他大年夜吼一声,向着陆瑶扑去。

但陆瑶只是微微一退,他便扑到在地上。

“玄元剑派端木麟,六岁修炼,半年打通两条神脉,跨入武士境,九岁跨入武师境,如今十六岁,玄元剑派四大年夜天才之一,而你呢,体弱多病,经脉堵塞,说白了,你便是废料而已,就算你觉醒了血脉,也照样废料,你能和端木麟比吗?”

“这样的天才,才是我陆瑶的良配,想与之联姻,必须要觉醒强大年夜的血脉,你既然那么爱我,不如玉成我,以你的血脉,赞助我觉醒更强大年夜的血脉。”

冷酷的声音从陆瑶口中发出。

碰!

此时,中年须眉一脚踩在陆鸣的背上,手中呈现一柄尖刀,叫到:“陆鸣,献出你的血脉吧!”

啊!

脊椎处,钻心的痛疼瞬间淹没了陆鸣,陆鸣嘶吼,声音中满是孤独无助以及扫兴。

垂垂,陆鸣陷入了无边的暗中之中。

“陆瑶,我待你如挚爱,你为何症结我!”

陆鸣大年夜吼一声,骤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压的楠木制作的床一声‘嘎吱’响。

陆鸣满头大年夜汗,原本是一场梦。

不,那不是梦,这统统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呢,那是三天前发生的事实。

陆鸣,风火成陆家主脉传人,他父亲是陆家家主。而陆瑶,陆家第一支脉大年夜长老的女儿。

两人同宗不合脉,从小一路长大年夜,青梅竹马,可以说是形影相随,暗里里以致已经金石之盟,私定终生了。

陆鸣怎么也想不到,陆瑶会和大年夜长老对他脱手,夺他血脉。

“实力,统统都是由于我实力不够,假如我天分超凡,实力强大年夜,他们怎么敢这么对我?”

陆鸣双拳紧握,全身颤动,双眼满是血丝。

废料!

这是陆瑶对他的称呼,陆瑶三天前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。

吱呀!

这时,房门被推开,走进一个身段荏弱的中年/妇/人,看着床上的陆鸣,眷注的问:“鸣儿,你又做恶梦看吗?”

这个美妇人,是陆鸣的母亲,李萍。

三天前,便是李萍担心陆鸣的安危,出去探求,才救了陆鸣,不然陆鸣已经逝世了。

自从六年前传出陆鸣的父亲在外貌游历被人击杀后,他就与李萍相依为命。

陆鸣看着李萍,眼神变的柔和起来,道:“娘,没事,只是一个梦而已。”

看着陆鸣苍白的表情,李萍坐在陆鸣床边,摸着陆鸣的额头,肉痛的道:“已经三天了,你每次都大年夜叫陆瑶害你,鸣儿,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你的伤是由于陆瑶...”

陆鸣道:“娘,没什么,你听错了。”

陆鸣并没有奉告李萍是陆瑶与大年夜长老干的,由于李萍并没有修武道,奉告了李萍,反而会害了她。

李萍踟蹰了一下,道:“鸣儿,今后在他人眼前,不能直呼陆瑶的名字了,两天前,陆瑶觉醒了五级血脉,还打通了一条神级经脉,现在已经得到了长老院的认可,两个月后的族会上,将执掌陆家,成为陆家之主,直呼家主之名,生怕会被人说为不敬。”

“什么?陆瑶要执掌陆家?她休想。”

陆鸣发出低沉的呼啸,眼睛充血,牙关咬的咯咯作响,牙齿都要咬碎了,鲜血都流出来。

陆鸣的父亲六年前传言被人击杀后,这六年来,陆家不停由长老院治理,并没有立新的家主。

看到陆鸣这个样子,李萍吓得魂飞魄散,只是抱着陆鸣的头,眼泪赓续流下,道:“鸣儿,你不要吓娘啊,娘已经掉去了你爹,不能再掉去你了。”

“爹...你到底在哪啊,鸣儿信托你不会逝世的,如今,鸣儿力所不及,连家主之位都要保不住了。”

陆鸣牢牢的握着脖子上的一个挂坠,因为太用力,指甲都刺进了肉里,鲜血赓续排泄。

这个挂坠,青铜所铸,蚕豆大年夜小,是陆鸣的父亲误事出事之前,托人从外貌送回来的,这六年,陆鸣不停带在身边。

手掌的鲜血排泄,流向了青铜挂坠。

嗡!

溘然,青铜挂坠稍微的哆嗦起来,并且变的滚烫。

陆鸣还没反映过来,青铜挂坠一震之下,居然化为点点粉末,往陆鸣手心一钻,进入得手心中消掉不见。

接着,陆鸣便感到,有一股滚烫的能量,从他的手心,顺动手臂,一只往上,一会之后,便停顿在眉心的印堂穴中。

“九龙不逝世,血脉更生!”

忽然,一声伟大年夜的吼声在陆鸣的脑海中响起,震的陆鸣脑海嗡嗡作响。

“九龙不逝世,血脉更生!”

“九龙不逝世,血脉更生!”

......

继续的吼声,赓续的在陆鸣脑海中响起,随后,一股炙热的气息,从眉心中启程,涌向陆鸣的脊椎骨。

下一刻,吼声消掉,但脊椎骨上,却有一阵阵麻痒传出,满身变的滚烫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陆鸣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此时,脊椎骨上的麻痒加倍剧烈了,彷佛有什么器械在逐步的发展。

“鸣儿,你怎么了,不要吓娘啊。”

感想熏染到陆鸣身上的非常,李萍更怕,有些昆季无措。

“血脉更生?难道我真的能血脉更生?”陆鸣心里疑心。

古籍有纪录,只有异常少的人,血脉被剥夺后,或者由于其他缘故原由毁坏后,能够血脉更生,从新发展出一道血脉。

然则更生的血脉,大年夜部分等级都很低,没有大年夜用。

但也有极少极少的一些人,能够破而后立,破茧更生,于息灭中崛起,超脱以前,觉醒至强血脉。

但这几率小到可以轻忽不计,古籍纪录,古来都没有几例。

超脱以前,觉醒至强血脉,陆鸣没有去想,那终究几率太小了,他只要能觉醒出血脉,就异常痛快了。

有了血脉,他就能修炼武道了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这时,身上异样逐步消掉,陆鸣脸上露出了笑脸,道:“娘,我没事!”

“你干什么?这里是主府,你不能硬闯。”

忽然,外貌传来一声娇喝,陆鸣听的出来,是李萍的贴身使女秋月的声音。

“啪!”

“滚开!”

一声冷喝,夹带着一声巴掌声,随后一个表情有些阴沉的青年走了进来。

“夫人,少爷!”一个十六岁阁下的少女跟了进来,脸上红肿,浮现出一个巴掌印,恰是秋月。

“陆川,是你?你想干什么?”

陆鸣起家,一声冷喝。

来人名叫陆川,乃是陆瑶的大年夜哥,比陆瑶大年夜三一岁,今年十六岁。

陆川看到陆鸣,眼中擦过诧异之色,彷佛有些惊疑陆鸣居然没逝世,随后就是一声冷笑:“陆鸣,你在恰恰,我妹妹陆瑶,将执掌陆家,入住主府,以是这主府,你们已经没有资格住了,赶快搬走吧。”

李萍表情一白,她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李萍暗澹一笑,道:“陆川,鸣儿身上有伤,等过两天鸣儿伤好了,我们这就搬走。”

“过两天?本日就要搬走,你们想赖在这里,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

陆川冷笑。

“本日?可鸣儿身上有伤啊,本日都这么晚了,让鸣儿苏息一夜在搬吧!”

李萍有些恳求道。

“苏息?他一个血脉都不能觉醒,经脉堵塞的废料,有什么好苏息的,不如逝世了算了,好了,反正本日必然要搬走。”陆川一脸冷酷道。

陆川背负着双手,表情冷酷,看向陆鸣,露出不屑。

“可鸣儿他...”

李萍还想再说什么,但被陆鸣打断了。

“娘,我们不用求他,搬走便搬走。”陆鸣道。

“鸣儿,可是你的伤还没好,这大年夜晚上的,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啊!”李萍眷注的道。

陆鸣固执的摇了摇头道:“娘,我没事,我们搬走吧,但迟早有一天,我们会搬回来的,主府,是你和父亲的成婚之地,谁也夺不去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李萍一叹,叫秋月一路料理器械。

陆川背负着双手,冷笑的看着,扫视四周,溘然眼睛一亮。

“等一下,这把剑你们不能带走。”

陆川向着李萍走去,李萍手中,正握着一把剑。

李萍表情一白,下意识的牢牢握住手中的长剑,恳求道:“这把剑是鸣儿他父亲留下的独一信物,将来留给鸣儿用的,你不能拿走啊。”

“既然是前任家主留下的,你更不能带走,那便是陆家的公物,要拿去充公,而且,陆鸣连真气都不能修炼,留着这把长剑干什么?挥霍吗?”

陆川冷喝,眼中露出火热之色,他看的出来,这把剑很非凡,是灵兵。

“不可啊,陆川,算我求求你。”李萍抱着长剑,舍不得放。

陆川眼神一冷,喝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“陆川!”

一声大年夜吼。

陆鸣眼睛通红,双拳握的咯咯作响。

“陆川,剑,你可以拿去,但你给我记着,迟早有一天,我会亲手拿回属于我的器械,而且是十倍,百倍的拿回来。”

陆鸣眼神无比冰寒,逝世逝世的盯着陆川。

被陆鸣这眼神一盯,陆川感到全身一冷,但随后嗤笑一声,道:“陆鸣,就凭你这个血脉都不能觉醒的废料吗?也想让我十倍百倍奉还?哈哈,我等着。”

这三年来,陆瑶每一天都邑在陆鸣喝的酒中下可以抑制血脉的阎罗花粉,以是,三天前,陆鸣在大庭广众之下觉醒血脉掉败,掉败后,陆瑶与大年夜长老才趁机脱手的。

“娘,给他吧!”陆鸣道。

彷佛被陆鸣坚决的眼神感染,李萍有些恋恋不舍的把剑给了陆川。

随后,器械料理完,李萍扶着陆鸣,走出了陆家主府大年夜门。

陆鸣追念望了一眼陆家主府。

“终有一天,我会回来的。”

......

东厢偏院的一座小院落,原先是下人栖身的地反,有三间房间,一个小院子,此时,陆鸣三人搬来这里。

深夜,冰寒透骨。

陆鸣坐在院子中,双拳牢牢的握在一路。

“实力,这个天下,实力抉择统统,我便是没有实力,才被陆瑶与大年夜长老挖去了血脉,也是没有实力,连主府都保不住,父亲留下的长剑也保不住。”

“这个天下,没有实力,只能受尽辱没,没有法子反抗,如今,我能感到到,我血脉已经逐步的更生了,就算更生的血脉再初级,只要我比别人努力十倍,百倍,我信托,我不会比别人差,终有一日,我可以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,保护自己的亲人。”

背后传来脚步声,李萍拿着一件长袍,为陆鸣披上,道:“鸣儿,外貌冷,房间已经料理好了,你快进房苏息吧。”

“娘,你也早点苏息。”陆鸣微笑道。

回到房间,坐在床上,陆鸣依然难以入眠。

“我的血脉,到底什么时刻才能完全更生,发展出来呢?”

陆鸣心里思考,然后将心神沉入到脊椎处。

他想好好感想熏染一下还未发展出来的血脉到底什么环境。

此时,脊椎处有孕育发生一些麻痒的感到,一道朦胧的红光闪现而出,红光中,隐约有一条手指大年夜小,小虫一样平常的身影。

不过有些虚幻,看不传神。

“我的血脉还没完全发展出来,居然就能显现而出了?”陆鸣有些惊讶。

一样平常只有完全觉醒的血脉,才能显现出来的。

“既然能够显现出来,那就看看能不能像正常血脉一样修炼。”想到这里,陆鸣开始运转陆家每一小我都邑的根基功法《聚气功》。

立马,空间中的灵气赓续的向着陆鸣的身段汇聚而去。

“这个接受灵气的速率,的确能与二级血脉的比拟了。”

感想熏染着四周汇聚而来的灵气浓度,陆鸣心里大年夜喜。

神凶大年夜地,武者分为通俗武者和血脉武者。

但通俗武者和血脉武者完全不能比拟,血脉武者,觉醒体内血脉,不仅战力能有增幅,修炼速率更是通俗武者不能相比的。

不过血脉武者数量极其稀少,几十人傍边,都不必然能有一人觉醒血脉。

而现在,陆鸣的血脉还没有完全发展出来,接受灵气的速率就能比得上二级血脉了,那如果完全发展出来,会怎么样?会有什么样的效果?

陆鸣心中无比的等候起来。

灵气赓续的汇聚,被陆鸣接受,渗透进体内。

一个时辰后,陆鸣睁开了双眼。

颠末一个时辰的修炼,他感到伤势已经好了一些,蓝本体弱多病的体质,也获得了些许改良。

“照这样下去,用不几天,我的伤势就会全愈,体质也会逐步改良,到时,修炼速率还会增添。”

陆鸣思考着,不由伸手摸了摸脖子,脖子那里,只有一条丝线,青铜挂坠已经不见。

“我能够血脉更生,应该和那青铜挂坠有关,现在那青铜挂坠跑到了我的眉心,不知道有什么效果?”

陆鸣想着,心神向着眉心沉入,想感应一下。

就警惕神沉入眉心时刻,他眉心处披发出一圈圈光晕,随后光晕化为一个旋涡。

旋涡赓续变大年夜,将陆鸣满身笼罩。

下一刻,一阵天旋地转,陆鸣发明他到了别的一个地方。

陆鸣大年夜吃一惊,立刻四处打量起来。

此时,他站在一块平整的石台上,石台长宽十米阁下,石台的三个偏向,都是一片混沌。

只有一个偏向,有着一排石梯,石梯斜向上,一共九十九阶。

九十九阶石梯之后,也是一个平台,那个平台向前,又是一排石梯。

一层又一层,不知道有若干,而石梯与平台的最上方,则是一座宫殿。

因为间隔太远,陆鸣看不传神,只能隐约的看到宫殿的大年夜门彷佛是开着的,朦胧之中,彷佛有一个身影盘坐在那里,一声声诵经的声音从宫殿中传来。

诵经的声音传中听中,陆鸣感到精神一阵,统统的烦恼似乎都消失一空,身心陷入空灵,头脑无比的清晰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会呈现在这里?这又是哪里?咦,那里有一块石碑,还有一个黑铁箱子。”

这片平台一侧,只有一块石碑和一个箱子。

石碑上写着四个字:至尊神殿。

除了这四个字,别无其他。

随后,陆鸣又把眼光投向了黑铁箱子。

箱子不大年夜,宽半米不到,长也不到一米。

陆鸣把箱子打开,发明里面有三本书,以及一个玉瓶。

玉瓶上,写着三个字:洗髓丹。

“洗髓丹?居然是洗髓丹?”

陆鸣狂喜,立刻打开玉瓶的盖子,立时,一阵浓烈的药喷鼻扑鼻而来,玉瓶中,一颗火血色的丹药,指尖大年夜小,晶莹剔透。

洗髓丹,相传能洗精伐髓,让人洗手不干,大年夜大年夜增强武者的体质,这可是万金难求的灵丹,风火城上千年来,也没有呈现过几回。

“有了洗髓丹,我体弱多病的体质,和经脉堵塞的问题岂不是能大年夜大年夜改良。”

陆鸣心中无比火热和激动。

深吸一口气,把玉瓶盖好,小心的放在一边,接着拿起三步册本看了起来。

这是三本功法武技。

《战龙真诀》《炎龙拳》《龙蛇步法》。

陆鸣首先翻开《战龙真诀》。

《战龙真诀》,神级功法,修炼到巅峰,有战龙之威,战力无双,横扫世界。

“神..神级功法?”

陆鸣眼睛瞪得滚圆,呼吸加粗。

功法武技,一样平常分为五个级别:天,地,玄,黄和不入流。

而每一个级别,又分为高低两品。

天级最高,不入流,顾名思义,最低,不入品级。

然则在天级功法之上,着实还有一个级别,那便是神级。

然则神级,那只是传说而已,陆鸣从来没有据说谁有神级功法武技的。

据他所知,陆家最高的一部功法,也才黄级上品而已。

而现在,却有一本神级功法摆在陆鸣眼前,陆鸣若何不惊?若何不激动?

可惜的是,这本《战龙真诀》只有第一层的心法,只能修炼到通脉层次,而下一个境界的修炼,必要第二层的功法。

而第二层的功法,在九十九阶梯后的第二个平台那里,那里,也有一个箱子。

陆鸣一页页往下翻,翻到着末一页,发明有一行字。

‘想要修炼《战龙真诀》第二层,必要打通三条神脉,若没有打通三条山脉,强行修炼第二层,定会经脉炸裂而逝世。’

陆鸣倒吸一口冷气,这修炼要求也太高了吧。

武者修炼,分为通脉,武士,武师,大年夜武师,武宗,武王...

通脉层次,是武者修炼的根基,也是最轻易的。

人体有九条经脉,八十一个穴道。

前三条称为人脉,中三条称为地脉,后三条称为天脉。

武者只要打通了‘寰宇人’九条经脉,就能冲破到下一个境界,武士境,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。

但着实九条经脉之上,还有三条经脉,被称为神脉。

但能打通神脉的,其实太少太少了。

陆瑶,只是打通了一条神脉,就惊动了全部风火城,而长老院直接拍板,让她执掌陆家,由此可见一样平常。

“为了神级功法,我必然要打通三条神脉。”

陆鸣握了握拳头,接着看起其他两本秘籍。

别的两本,一本是拳法,黄级下品武技,一本是身法,也是黄级下品武技。

虽然是黄级下品武技,但就算是陆家,也拿不出几部来。

放下几部武技,陆鸣又拿起了洗髓丹,打开瓶盖,一口将洗髓丹吞进口中。

强大年夜的药力在体内化开,渗透进陆鸣肌肉,骨骼,内脏之中,开始改良起陆鸣的体质。

陆鸣以致能听到体内骨骼震荡的声音,也能听到肌肉蠕动的声音,他全身发烫,一丝丝玄色的杂质被排出体外。

他的身段,赓续的变的强壮起来,原先堵塞枯萎的经脉,也变得生气愿望活跃起来。

第3章 凝炼真气

等到洗髓丹的药力整个炼化之后,已经是第二天临近正午了。

一夜没睡,但陆鸣一点也不困,反而感到神清气爽,全身充溢了气力。

一颗洗髓丹,让他彻底演变,身段比通俗的年轻人还强壮,经脉也不在堵塞,充溢了韧性与生气愿望。

只是他身上有一层层厚厚的污垢,都是排出来的杂质,黏糊糊的,异常难熬惆怅。

心念一动,陆鸣便从新回到了房间中。

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,发明李萍和秋月都不在,想来应该是出去买菜去了。

陆鸣到院子中的井边,打起井水将身上的污垢冲的干清清洁,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,顿觉神清气爽,身心舒畅。

这时,李萍和秋月也从外貌回来了,看到陆鸣,两人都很诧异的盯着陆鸣。

现在,陆鸣精气饱满,和以往体弱多病的形象相差甚远,难怪两人会诧异了。

“鸣儿,你的伤好些了吗?”李萍细心心细的打量着陆鸣,问道。

“是啊,公子,你和曩昔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呢。”秋月也眨巴着大年夜眼睛问。

陆鸣一笑道:“娘,不知道为什么,此次受伤后,昨天晚上修炼《聚气功》,居然修炼出一缕真气,以是身段才好一点。”

“什么?鸣儿,你修炼出真气了?”闻言,李萍狂喜,眼泪在眼中打转,那是痛快的。

陆鸣没有奉告李萍关于至尊神殿的工作,那里面可是有着神级功法,万一传出去,他们三人将有大年夜祸。

但他吞噬洗髓丹,身段发生了变更,没有个说法,李萍他们难免会稀罕。

以是,他才走漏一点,他修炼出真气了。

“鸣儿,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李萍激动的热泪盈眶。

虽然,只是修炼出真气而已,连一个通俗的武者都算不上,加倍不用说和血脉武者比了,但她依然十分痛快,为陆鸣痛快。

“少爷,那你今后可要保护夫人和我了。”秋月也露出兴奋的笑脸。

接着,李萍和秋月开始烧饭,很快,就喷鼻味扑鼻了。

三小我欢乐的坐在一路用饭。

菜很简单,一荤两素。

“鸣儿,你伤势还没好,肉你多吃点,弥补气血。”李萍一个劲的往陆鸣碗里夹肉。

“娘,秋月,你们也吃。”陆鸣道。

自从陆鸣的父亲陆云天传出被人击杀的消息后,这六年来,他们母子的生活就越来越差,族中给的例钱也越来越少,日常平凡很少有肉吃的。

就算有时有,李萍和秋月也都是让给陆鸣吃,而秋月更是,正在长身段的时刻,营养跟不上,显得有些瘦削。

武者修炼,必要耗损大年夜量的能量,对付吃,也相对要考究一些。

陆家的那些觉醒血脉的武者,吃的那可不是通俗猛兽的肉,而是妖兽的肉。

以致那些天分高的,除了妖兽肉之外,天天还吞食以妖兽血液,骨粉,加上各类难得药材炼制的龙虎丹。

龙虎丹,蕴含强大年夜的精气,不仅能强健武者的肌肉,骨骼,经脉,脏腑,以致能转为真气,赞助修炼,提升修为。

像陆鸣这样吃,营养着实是远远不敷的。

“鸣儿,你已经练出了真气,吃这些饭菜是远远不敷的,娘这里有八颗龙虎丹,你拿去修炼吧。”

李萍小心的拿出一个瓶子,递给陆鸣。

陆鸣一愣,没想到李萍能拿出八颗龙虎丹,疑心的道:“娘,龙虎丹可是必要一百两银子一颗,你哪里的那么银子啊?”

“娘自然有法子的,原先是买给你强身健体用的,恰恰你能修炼真气,刚好的用的上。”李萍笑了笑。

“公子,夫人是卖掉落了龙凤镯,才买了这八颗龙虎丹的。”秋月彷佛有些看不下去,接话道。

“秋月!”李萍轻叫了一声,彷佛怪秋月多话,道:“鸣儿,你宁神修炼,只要你能修炼真气,强身健体,一个龙凤镯算的了什么?”

“娘...”

陆鸣鼻子有些发酸,双手牢牢的将龙虎丹的瓶子握住。

龙凤镯,乃是昔时陆云天送给李萍的定情信物,陆鸣知道李萍将龙凤镯看的有多重,但现在为了陆鸣的身段,李萍把龙凤镯卖掉落了。

“娘,你宁神,我必然会成为一名强者,用我的气力保护你,再也不让你受一点委曲。”陆鸣心里暗暗赌咒,眼光无比的坚决。

吃完饭,陆鸣拿着龙虎丹,便回到了房间,进入到至尊神殿。

一进入至尊神殿,陆鸣便把眼光投向了九十九阶梯之上的第二个平台。

由于第二个平台上面也有一个箱子,而且成青铜色。

第一个黑铁箱子中,都有《战龙真诀》第一层,《炎龙拳》《龙蛇步法》还有洗髓丹,那第二个箱子有什么呢?

陆鸣无比好奇,向着阶梯走去。

但他走到第九十九个阶梯,想登上第二小我平台,却怎么也登不上去,那里有一股无形的气力,阻盖住他。

“难道是我修为不敷的缘故?”陆鸣无奈,只能退了回去。

随后盘膝而坐,倒出一颗龙虎丹,吞进口中,开始修炼起来。

而当陆鸣吞下龙虎丹之后,脊椎处忽然一热,一股强大年夜的吸引力孕育发生,将龙虎丹的药力整个接受进去,随后,一股股精纯的能量从脊椎处涌出。

“这么快?”陆鸣先是一惊,接着狂喜。

一样平常人,想要炼化一颗龙虎丹,最少必要一天的光阴,但他刹那间就完全炼化了。

是由于那还没发展出来的血脉。

这还没发展出来的血脉真是神奇,不仅接受寰宇灵气的速率相称于二级血脉,居然还有快速炼化丹药的效果。

“好,现在开始冲击经脉。”随即,陆鸣收敛心神,运转《战龙真诀》,开始冲击三条‘人脉’的第一条。

滚滚的能量被陆鸣操控着,向着第一条经脉冲去。

轰!轰!...

身段中似乎响起了阵阵轰鸣声,一个接一个的穴道被冲开。

当能量不敷的时刻,陆鸣又吞下了一颗龙虎丹。

就这样,当黄昏光降的时刻,八颗龙虎丹已经整个耗损完,而陆鸣也凭借八颗龙虎丹,成功了打通了三条‘人脉’。

通脉层次,分为前期,中期,后期。

打通一到三条人脉,为通脉前期,四到六条地脉,为通脉中期...

通脉境,是武者的根基,也是最轻易的。

当然,轻易也是因人而异的,一样平常的血脉武者,短则一个月,多则一年,肯定能将九条经脉整个打通。

但通俗武者,就不必然了,大概有人一辈子也不能打通九条经脉。

不过像陆鸣这样,一个下昼就打通了三条经脉的,那是少之又少了,如果传出去,绝对要让人理屈词穷。

这和《战龙真诀》,还有那没长成的血脉的奇特点质,是分不开的。

战龙真诀,乃是神级功法,那未发展的血脉,更是能瞬间炼化丹药,这才成绩了这样的事业。

感想熏染着体内的战龙真气在三条经脉中运行,陆鸣充溢了喜悦和斗志。

吃过晚饭后,陆鸣又急促的进入到至尊神殿,开始修炼起来。

现在,他盘算修炼武技《炎龙拳》。

武技,由真气带动身段的筋肉,骨骼,发出的进击。

不合的武技,真气运行,肌肉骨骼运转,都是不一样的,以是,武技的效果也不一样,造成的招式也不一样,威力也大相径庭。

以是,这此中对真气的掌控,对付身段的掌控,要求异常的高,非长年累月的费力修炼,是很难将一门武技修炼到家的。

越是高档的武技,对付真气,投身的操控就越难,越繁杂,当然威力也就越大年夜。

陆鸣摆开架势,开始修炼起来。

上方,宫殿中的诵经声赓续传出,让陆鸣的脑袋无比的清晰,关于《炎龙拳》一些诀窍,赓续在脑中闪现。

真气运转,涌入双脚,随后带动双脚的骨骼、肌肉。

“喝!”

陆鸣一声轻喝,双脚向前一踏,气力从双脚涌入腰间脊椎,脊椎一扭,如一条大年夜龙一样平常,一股加倍强大年夜的气力从腰间涌向双手。

轰!

陆鸣一拳轰出,气力爆发而出,震的空气轰鸣炸响。

“初窥门径!”陆鸣眼中闪过惊喜之色。

武技的修炼,根据火候的不合,分为了六个层次。

初窥门径,略有小成,意会贯通,入迷入化,炉火纯青,人武合一。

六个层次,一步一个脚印,难以一挥而就,武技的等级越高,越难以提升。

陆鸣没想到,他第一次开始修炼《炎龙拳》,就能达到第一个层次,初窥门径。

这是黄级下品武技,如果一样平常人,没有几个月的光阴,是难以摸到门道的。

“那宫殿中诵经声,对我修炼武技的赞助很大年夜啊。”

陆鸣看着阶梯深处的宫殿,心里思考。

陆鸣推想,他之以是修炼的那么快,紧张的身分便是那诵经声,还有,他自己的悟性,生怕也很不弱。既然有如斯功效,陆鸣自然加倍冒逝世的修炼起来。

没有了龙虎丹,陆鸣打通经脉的速率大年夜大年夜的减弱下来。

然则三天后,他依然打通了第四条经脉,进入了通脉中期。

而《炎龙拳》

更是修炼到第二个层次,略有小成。

不过以前了三天,血脉照样没发展出来,依然处于迟钝的发展中。

微微一笑,陆鸣退出了至尊神殿,走出了房门。

一走出房门,就看到秋月红着眼睛,从外貌回来。

“公子,你去叫夫人回来吧,夫人已经在李家跪了好几个小时了。”秋月带着哭腔道。

“什么?怎么回事?走。”

陆鸣急忙和秋月向着外貌走去。

路上,秋月奉告了陆鸣环境。

自从李萍知道陆鸣能修炼真气后,异常的痛快。

然则修炼武道,是必要功法,必要武技的,以是李萍想到陆家藏书阁,为陆鸣租借几本功法武技,但陆家藏书阁的守阁长总是大年夜长老的人,一句陆鸣只是废料,便叮咛了李萍。

没法子,李萍找到了陆川,找到了大年夜长老,以致跪下来求他们,但依然连一本不入流的武技都没有给李萍。

穷途末路的李萍,找到了李家,盼望能得到功法武技。

李家,风火城的一个小家族,李萍的外家,如今,乃是李萍的大年夜哥,也便是陆鸣的舅舅当家。

但陆鸣的舅舅以陆鸣是陆家后辈,李家不宜外借功法武技为由,回绝李萍。

李萍其实无奈,只能跪在李家大年夜堂中,盼望求得一本武技。

“该逝世!”

陆鸣心里呼啸,怒火填满了胸间。

风火城,陆家是名副着实的巨无霸家族,没有其他家族能够比肩。

李家,原先是风火城的一个不有名的小家族,后来,因为李萍嫁给了当时的陆家家主陆云天,李家借助陆家的势力,扶摇直上,实力赓续的强盛年夜。

陆鸣记得,那个时刻,李家对李萍,还有他,那是好的不得了。

然则后来陆云天误事出事之后,李家对他们母子的立场就变了,分外是陆鸣的外公过世之后,由他的舅舅执掌陆家,对他们母子越来越疏远,以致不闻不问。

人情冷暖,这便是现实。

李家,大年夜院之中。

李萍跪在那里,全身微微颤动。

在四周,围着很多李家的后辈,指辅导点。

大年夜院上方,一个大年夜腹便便的中年大年夜汉一脸冷酷的看着李萍道:“小妹,你要跪到什么时刻,不嫌丢人吗?”

他便是李萍的大年夜哥,李福。

“大年夜哥,我求求你了,鸣儿十分艰苦修炼出真气,他可是你的亲外甥啊,你就给他一两部功法武技吧!”

李萍泪眼婆娑的恳求道。

“小妹,说句你不爱听的话,陆鸣自小体弱多病,又不能觉醒血脉,就算侥幸修炼出一丝真气,又有什么用?将来也不会有什么成绩,还不如安安心心确当个通俗人,过完这平生。”

“而且我奉告你,陆家大年夜长老已经和我经由过程气了,让我摆正自己的位置,小妹,大年夜哥我也很尴尬啊,帮了你,就搪突了大年夜长老。”

李福淡淡的道。

“大年夜哥,求求你了,我不想鸣儿有什么大年夜成绩,只要能成为一个武者,强身健体就心满意足了,大年夜哥,我包管这是着末一次求你,今后毫不会让大年夜哥尴尬了。”李萍继承恳求。

李福皱了皱眉,沉吟了一下,拿出一本书册丢在李萍眼前,道:“看在多年兄妹的情分上,这本《拔剑三斩》拿去吧,虽然不入流,但给陆鸣足够用了,今后不要再来烦我。”

“娘!”

这时,陆鸣与秋月赶到。

陆鸣扶起李萍,感到李萍身段微微颤动,显然是跪久的缘故。

“鸣儿,还不感谢你舅舅。”李萍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福,对陆鸣道。

“谢他?”

陆鸣胸间充斥着怒火,道:“不用他们的施舍,娘,我们回去。”

陆鸣看也不看那本武技,扶着李萍,便脱离李家。

“给脸不要脸,只是侥幸修炼出一丝真气,还真当自己的是天才了。”

“一个废料而已。”

李家的那些后辈整个冷笑不已。

陆鸣没有理会这些人,没有实力,说什么也没有用,说多了,反而更让对方瞧不起。

但陆鸣赌咒,总有一天,会用事实,叫这些人整个闭嘴。

出了李家,李萍一声太息,道:“鸣儿,你太感动了,那可是一本武技啊,只要能让你成为一名武者,娘就算受再多的委曲,也是值得的。”

陆鸣身段站的笔直,如一柄神剑,眼神异常坚决,道:“娘,就算没有李家的施舍,我也必然能成为武者,而且照样武道强者!”

回到住处后,陆鸣便进入至尊神殿,加倍努力的修炼起来。

先修炼完一遍《炎龙拳》之后,陆鸣开始修炼《龙蛇步》。

《龙蛇步》是身法武技,异常玄奥,修炼成之后,腾挪之间,如龙蛇走位,迅疾如电。

在宫殿中那诵经声的赞助下,陆鸣进展飞快。

只是修炼了两遍,便‘初窥门径’了。

唰!唰!

陆鸣身形扭动,身段如龙如蛇,腰间一扭,一步跨出,就到了三米多的间隔之外。

三米多的间隔为一丈。

“龙蛇步达到第一个层次,初窥门径,一步能有一丈远,而达到第二个层次,一步跨出,就能达到两丈,今后每冲破一个层次,都能增添一丈的间隔,我还差的很远,继承。”

接下来,在陆鸣困难修炼下,以前十天。

十天来,陆鸣继续又打通了两条经脉,到了通脉中期巅峰。

劳绩最大年夜的是武技。

《炎龙拳》与《龙蛇步》,双双修炼到第三个层次,意会贯通。

“真气的修炼,照样太慢了,照这样下去,想要打通三条神脉,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刻。”

陆鸣思考起来。

想要快速的打通经脉,进而凝聚气旋,进入武士境,必须要有大年夜量的龙虎丹。

然则龙虎丹一百两银子一颗,而他身上,可以说是身无分文。

“现在我达到通脉中期巅峰,两门武技也修炼到了’意会贯通’,若干有了一些自保之力,该到妖兽山脉碰尝尝看了。”

妖兽山脉,是风火城五十里之外的一座伟大年夜山脉,山脉周遭几百里,古木参天。

山脉中,发展着许多妙药,吸引了风火城大年夜量的武者,入山寻药。

当然,机缘每每伴跟着风险,山脉中,有大年夜量的猛兽,以致有比猛兽强大年夜很多的妖兽出没,每年都有很多武者逝世于妖兽之口。

陆鸣没有想深入妖兽山脉,他只是想在山脉外围碰尝尝看,顺便锤炼武技。

找了一个饰辞,和李萍说了一声,陆鸣便向妖兽山脉而去。

两个小时后,陆鸣便来到妖兽山脉山脚下,昂首看去,妖兽山脉就像是一只巨兽一样平常,给人一种强大年夜的榨取感。

没有什么踌躇,陆鸣冲进了妖兽山脉之中。

吼!

只是进去几里之地而已,就有一头猛兽扑向了陆鸣。

这是一只上吊白额大年夜虎,高一米多,长达三米,还没到,就有一股凶煞之气劈面而来。

陆鸣眼神微微一凝,深吸一口气,身形一晃,闪到一边,接着真气运转,从双脚开始,再达腰间脊椎,带动满身的气力,一拳轰出。

炎龙拳。

碰!

这一拳,重重的轰在了猛虎的脖子上。

气力爆发,猛虎直接被轰的翻腾了出去。

吼!

猛虎吃痛,加倍凶暴,又嘶吼的向着陆鸣扑来。

陆鸣施展龙蛇步,身形一扭,便避开了猛虎的扑击,接着又是一击炎龙拳,击在了猛虎的腰间。猛虎又被击的摔了出去。

陆鸣修炼的是神级功法《战龙真诀》,修炼出来的真气如龙形一样平常在经脉中游走,爆发力极强。

陆鸣的修为虽然是通脉中期巅峰,然则爆发的气力,绝非一样平常通脉中期巅峰可比的。

共同炎龙拳,现在陆鸣一拳的气力,最少近千斤。

猛虎继续被陆鸣击中两拳,已经身受重伤,口中滴下鲜血。

此时嘶吼一声,居然回身就逃。

陆鸣紧追不舍。

几分钟之后,猛虎逃进一个岩穴之中,陆鸣略一踌躇,便追了进去。

进入岩穴,发明猛虎趴在岩穴中,口中赓续留出鲜血,已经是奄奄一息了。

“咦?那是一级下品妙药银铃草!”

忽然,陆鸣眼睛一亮,在岩穴的一道石缝中,看到了一株灵草,长有九片叶子,每一片叶子,都像是一个铃铛一样平常。

灵草,分为九级,每一级,又分为:下品,中品,上品。

一级下品银铃草,蕴含宏大年夜的灵气,代价三百两白银,堪比三颗龙虎丹。

没想到刚进妖兽山脉不久,便能有此劳绩,此行不虚了。

接着一拳,彻底办理了猛虎,然后陆鸣拿出一个早已经筹备好的背囊,将银铃草摘下,装进背囊中。

“峰哥,你真的知道一条小路,通向沙蛇盗的老窝啊?”

就在这时,洞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
陆鸣心神一动,屏住呼吸,仔细聆听。

“哈哈,那当然了,我可是辛勤莫大年夜的精力,把沙蛇盗首级的一个小妾弄得手,之后,才从那骚娘们口中得知的这条小路,要不是你和我关系最好,我才不会带你来呢。”

别的一道声音响起。

听的出来,两个都是年轻人。

“我就知道,峰哥你俊秀飘逸,风骚倜傥,哪个女子能盖住峰哥你的风韵。”先前那道声音拍出一溜马屁。

“哈哈!”那峰哥彷佛异常自得,又道:“这里有个岩穴,我们先在这里苏息一下,等家主他们与沙蛇盗火拼,那时我们再偷偷潜入沙蛇盗老窝,那沙蛇盗首级的财宝,可都是我们的了。”

说着,两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就走进了岩穴。

他们一走进岩穴,一眼就看到了陆鸣。

“陆鸣,是你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此中一个脸上有个黑痣的青年惊呼。

“李家的人。”陆鸣也是一愣。

这两个青年,他熟识,是李萍的外家,李家的青年后辈。

一个叫李峰,长的颇为俊秀,而那个黑痣青年的叫李飞。

“陆鸣,刚才的话,你都听到了?”李峰表情阴沉的盯着陆鸣。

陆鸣道:“算听到吧!”

“陆鸣,既然你听到了,那就怪你命运运限不好了。”

李峰眼中露出了杀机道。

“你们想杀我?”陆鸣表情一沉。

“陆鸣,下辈子记得放智慧一点,一个废料,不要到处乱跑,不然的话,很轻易惹来杀身之祸。”李峰声音酷寒,语气中带着不屑。

“峰哥,何须你脱手,我杀了他。”李飞一步跨出,涓滴没有把陆鸣放在眼里。

两人虽然也看到了岩穴中猛虎的尸首,但他们不觉得是被陆鸣击杀的,只因此为是被其他猛兽,或者是妖兽杀掉落的。

陆鸣什么水平,他们还不知道?

李峰点点头,道:“嗯,速战速决,办理了这个废料,我们赶快苏息一下。”

“峰哥,宁神,一招办理。”李飞狰狞一笑,一爪向着陆鸣的咽喉抓来。

李飞,通脉中期的修为,打通了五条经脉,这一爪最少有五百斤的力道,这一爪如果抓实,陆鸣不逝世也要重伤。

“既然你们要杀我,那只有先杀你们了。”

陆鸣轻语一声,眼中杀机一闪,身形一动,一拳轰出。

炎龙拳!

这一拳后发先至,直接轰在了李飞的胸口上。

碰!

李飞就像是一个麻袋,被击飞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岩穴的墙壁上,口中鲜血狂喷,随后没了气息。

李飞,被陆鸣一拳击杀。

“你...你杀了李飞?怎么可能?”

一旁,李峰瞪大年夜了眼睛,满是弗成思议,尖叫道:“你不是废料吗?你居然能杀李飞?”

“废料?呵呵,那我这个‘废料’就送你上路吧?”

陆鸣冷笑。

“送我上路?好笑,我已经打通了八条经脉,你能杀的了我?你以为我是李飞?给我去逝世!”

很快,李峰就岑寂下来,长剑出鞘,一剑刺向陆鸣。

不过,李峰只是通俗武者,武技不入流,火候更差,哪里是陆鸣的对手?

龙蛇步一闪,便避过了李峰的剑光,一拳轰出,轰在了李峰的肚子上。

李峰惨叫一声,也飞了出去,摔在地上,大年夜口的吐血。

不过李峰修为要强一些,只是重伤,没有逝世。

“就你这样的垃圾,还骂我是废料?”

陆鸣向着李峰走去,凌冽的杀机漫溢而出。

“不要,不要杀我。”李峰吓的魂都散了,大年夜叫连连。

他做梦也想不到,陆鸣居然这么强大年夜。

“通往沙蛇盗老窝的小路怎么走?说出来吧。”

陆鸣问道。

原先,陆鸣是可以一拳击杀李峰的,之以是没杀他,便是由于沙蛇盗的老窝。

沙蛇盗,生动在妖兽山脉相近的一伙盗寇,烧杀劫掠,无恶不作。

但因为在山林之中,阵势繁杂,不停没有被剿除。

这些年来,沙蛇盗不知道收敛若干财宝,假如能够获得,那陆鸣不就有钱购买龙虎丹了。

“你想知道通往沙蛇盗老窝的小路,我可以奉告你,但你要饶我不逝世。”

李峰眼光一闪,道。

同时,二心里却狂吼,等这一次回去,他必然要猖狂的报复陆鸣,不仅是陆鸣,还有他那个母亲,也要让她不得好逝世。

“现在你没有资格和我谈前提,你不说我顿时就杀了你。”陆鸣声音酷寒,充溢杀机的眼神盯着李峰。

李峰心里一寒,叫到:“好,我说,我说...”

当下,李峰将通往沙蛇盗老窝的小路说了出来。

“现在我可以走看吧?”说完,李峰道。

陆鸣冷笑,道:“走?放你走,让你回去报复我吗?”

言罢,一拳轰在了李峰的胸口,将他击杀。

这些年来,大年夜起大年夜落,陆鸣对这个天下看的很透。

武道天下,弱肉强食,无意偶尔候,你不杀别人,别人也会杀你。

以是,陆鸣对待对头,可不会心软,由于一旦心软,逝世的便是自己。

随后,陆鸣在李峰和李飞的身上摸索起来。

这两个家伙,也够穷的,身上的银票,加起来五十两都不到。

倒是在李峰身上,搜出了一本秘籍。

《一字电剑》,一本不入流的剑法,虽然级别不高,陆鸣却刚好适用。

陆鸣现在进击手段除了炎龙拳之外,就没有其余了,刚好可以修炼一门剑法。

把秘籍,银票,银铃草整个收进至尊神殿之中,然后陆鸣出了这个岩穴,向着李峰所说的,沙蛇盗的老窝偏向而去。

沙蛇盗的老窝,在三十多里之外的一处山岳上。

这座山岳,三面都是陡峭的绝壁,妖猿难渡,只有正前方有一条狭窄的蹊径,通往山上。

陆鸣足足花了两个小时,才来到这座山岳相近。

沿途有几回差点碰着妖兽,惊险连连。

妖兽,强大年夜而又凶暴,共分为九级,每级分为九重,而武者,从武士境开始,每个境界也分为九重。

以是就算最差的一级一重妖兽,都相称于武者的武士一重,根本不是现在陆鸣能够敷衍的。

陆鸣在相近等待着,按李峰的说法,本日李家家主李福会带领李家高手,来围剿沙蛇盗。

当然,李福自然没有那么好心,想要为夷易近除害,他的目标也是沙蛇盗这些年打家劫舍夺来的财宝。

公然,没有多久,山林间就呈现了上百个身影,以极快的速率向着沙蛇盗的老窝冲去。

“敌袭!”山岳上,响起一声大年夜吼。

随之而来的,就是猛烈的喊杀声。

“是时刻了。”陆鸣身形一动,施展龙蛇步,在山林间穿梭。

很快,他来到了沙蛇盗老窝的后方,这里有一条隐秘的小路,可以登上山岳。

这是沙蛇盗给自己留下的退路,万一哪一天抵挡不住对头的进攻,便可从这里退走。

完备版《万道龙皇》未完待续.....

长按复制下方链接,进入微信搜索,即可免费涉猎全文

u.cngou.net/VZNfme

或扫描下方二维码直接免费涉猎全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